法律

破境天枢

2019-07-26 22:17: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可知道那个蓝眼男子是谁?”卓流岚说到这,抬起头,却是向正听得入神的吴桐问去。这个时候,便是连边上被制住的莫鬼笔和宇文拓都是不禁沉浸其中。这时的场景,任谁都不会相信,在片刻前,这相濡以沫地四人正是生死相斗的角色。只是此时,一切仿佛变得云淡风轻。吴桐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但是,他还是比较享受这时的时光,让他想起了在家时三叔常给自己讲故事的一幕。所以,听到卓流岚发问,他下意识地想了想,然后说道:“鬼瞳!”莫鬼笔心中大骂愚蠢。先前卓流岚已然见过鬼瞳,如果那蓝眼的男子是鬼瞳的话,难道他竟认不出来?总不可能有两个鬼瞳吧!卓流岚听了吴桐的答案,不禁微怔,随后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没错!”莫鬼笔却是一惊,然后便是不解。卓流岚说的不错,自然是说吴桐的答案没错。可要是这答案没错,那难道是真的有两个鬼瞳不成?莫鬼笔左思右想,头却开始疼了起来。“你说的不错!”卓流岚并没有理会莫鬼笔精彩的神情,只是再次低下头,自顾自地回到了那曾经的过去:“你用刀!”蓝黑色长袍的男子说这话的时候,用的不是想询的语气,而是一种肯定。卓流岚没有否认,虽然他惊诧于对方为何能这么准确地看出这一点,但是很快他就获得了答案,因为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太苍还握在手中。蓝黑色长袍的男子没有去等卓流岚的反应,反倒是淡淡地说一声:“你的刀用得很不错!”卓流岚自然不会以为这是夸赞,他看着那个男子,等着接下来的话语。于是,他听到了对方的介绍:“我的名字叫做厉安然。当然,你也可以称呼我另一个名字,鬼瞳。”“鬼瞳?”卓流岚心中一惊,之前他刚与鬼瞳相搏,此刻却又有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声称也是鬼瞳。当然,从他双目的颜色来看,叫做鬼瞳倒也并不为过。厉安然看到卓流岚脸上的神色,说道:“你是在想外面那个?哼,他是因为所谓的瞳术,而我,却是因为这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厉安然的言语没有卓流岚想象中的不屑和愤然,只有那一份似乎不会更改的淡定,似乎与他的名字极为相称——“安然”!只是从鼻腔中发出的那个“哼”字余音袅绕。“他用的是瞳术!”厉安然看着自己略微有些粗糙的右手,沉声道:“而我喜欢用的,是剑!”随后,他抬起头,看着卓流岚,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在说这话的时候,他没有做出什么虚伪造作的表情出来酝酿,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厉安然的眼睛看着石壁上沿,渐渐地眯成了一条缝隙,接着用一种很懒散的语气说:“你有故事,我感觉得出来。你的呼吸、走路的姿势和每一步的距离以及身上若隐若现的气息等等都显示出来你的不一般。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雪中疯跑,也不知道是什么能让你有勇气跟上我的脚步。不过我相信,你虽然强,但是还未达到那个境界。”厉安然的眼睛里突然闪现出一丝羡慕的光芒,他的眼神仿佛穿透这厚重的岔道石壁,投向院方,沉默良久,方才开口问道:“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道吗?”“道,不知。我还没有达到得道的程度。道,在不同的人心里可能就会有不同的道。”卓流岚笑笑。“何为道?”厉安然脸上带起了一丝笑容,显然他对卓流岚的回答比较感兴趣。“捕食者要捕杀猎物才能生存这就是生存之道,而将军治军有方能上阵杀敌保家卫国这就是治军之道。武人习武成痴全身心都入了武艺里面进而以武入道这就是武道,文人学究天人自己领悟出了一些功法进而得天地之造化这就是长生之道。武者实力达到顶峰之后进而破碎虚空就是修真之道。”“诗人能把周围的景象描写得活灵活现,意境非凡的话就是文艺之道。画者能让自己画出来的画跟实物相差不大的话那就是画之道。作家能让他笔下写出来的故事感动很多人的话那也算是得道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坚持的道。”“道法三千,殊途同归。虽然各自的道不同,可是相同的是所有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进。”卓流岚在说话的时候身上散发着一种奇特的气质。突然就像一个极为自信的学者一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是的,看来你很明白。现在,我就教你什么是剑之道。”厉安然边说着边站了起来,随后他拔出了他背上随身带的那把长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见,就只见到厉安然拔出来的是一把黑乎乎的长剑。看起来好像是一把木炭一样,可就是这把木炭般的剑却可以分金裂石,其剑刃锋锐无比。“拔刀吧。”厉安然对着卓流岚冷冷的说道,厉安然觉得,想要让卓流岚明白他的道,就只能用简单的方法来告诉他,那就是战斗。因为厉安然相信,只有行动才可以把自己所学到的东西深刻的烙印在身体里面。卓流岚觉得很莫名其妙,莫名地见到这个蓝黑色长袍的男子,莫名地跟他来到这石洞,又莫名地被他要教导所谓的道。于是,这发生的一切让他很不耐烦。卓流岚觉得,自己有强者的尊严,不是谁都可以教训的。既然厉安然要打,那便用自己的太苍来敲醒他!所以,卓流岚动了,手中太苍急刺而出。“啪!”的一声响起,厉安然非常准确的用剑背拍中了卓流岚的手。卓流岚半蹲在地上用左手不断的搓着自己的右手,嘴里不时的吸着凉气。痛得眉毛都搅成了一团。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次出手便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不服气,所以,第二刀很快来到。很久之后。厉安然从刚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原地,每次卓流岚攻过来他仿佛都能事先一步的察觉到一样。右手上抓着的剑总是能准确的打中卓流岚的右手手腕。卓流岚想尽一切的办法都没有摸到厉安然的一块边角,反而每次都被厉安然狠狠的打上一下,其实厉安然如此热衷于虐待卓流岚只是想让他知道,要打人就必须要先学会挨打。只有不断的挨打才可以提高身体对攻击的抵抗力。当然,卓流岚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厉安然只是虐待他顺便教他一些出剑的手法。厉安然的每一次出招都给卓流岚一种这不像是招式的感觉,而是像……就像是一种本能!他的每次出手都不需要思考而是直接把招数使了出来。他的每一招都宛如天成一般,次次都是在卓流岚准备刺中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反击回去。晚风徐徐而起,这时候,厉安然突然轻喝一声,随后就只见到他举剑舞动了起来。卓流岚感觉厉安然使出来的每一剑都仿佛浑若天成一般,给他一种毫无破绽无懈可击的感觉。他的心中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因为在先前的交手中,他就已经知道这个厉安然一个非常厉害的强者,厉害到自己难以望其项背。“这就是剑道的之境。无剑无我,心我两忘。真正的剑术,是用身体来记的。不是用来死记硬背。”渐渐的,厉安然收剑而立。转头对着卓流岚说道:“你用的是刀,可是没有人说过,用刀便不能释出剑术!”“无剑无我,心我两忘……”卓流岚边念着边刺出了一剑,接着刺出了第二剑,第三剑,每一剑都一气呵成并且连接得极为完美。“孺子可教也,这个人悟性如此之高,再加上他那坚韧的性格,或许真的可以帮我做成那件事!”厉安然点了点头在心里面赞许地说道。“可以停下来了,按你这方法?到你四五十岁了你都别想达到!”虽然厉安然心里很满意,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反而是泼了卓流岚一盆冷水。“感觉很不对劲,怎么我使出来的剑招时候跟你使出的不一样?”卓流岚皱了皱眉头,随后问道。“真正高明的功法术法并不是执着于一招一式的技巧,或者是剑戟刀枪的区别。真正的术法乃是无招,因为只要是招式的话就会有破绽,而到你只有一套没有招式的武技之时那套武技就是无招可破的武技了,你都没有招。人家怎么破?”“到了这层境界,你就会发现,敌人不管从哪里出招你都可以预先知道进而反击。你要是达到了这种境界话那么你就进入了无我之境,而到了不拘泥于剑或者刀的时候可以用你的指头或者一把木制的武器,比如说木剑,都可以用来击败敌人的时候那你就达到了无剑的地步。”“而当你把招式都彻底的融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把招式变成了你的本能之后出招的时候心里不执著于招式的话就是无心之境。到得这时候,‘道’这个字就是本能,身体的一部分。那时,要是对上了同境的强者的话,就是看谁更快、攻击力更加的强大了。”谁都不会拒绝提升自己的机会和可能,所以,卓流岚听的很认真,然后他开始又一次动了,这次,他手中的太苍释出了剑的味道。厉安然站在一旁,闭着眼睛,静静地呼吸着晚风带了的气味,其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那是满意的弧度,这抹弧度久久不散,长时间的留在他的嘴角之上。风起换得云散,虽然岔道后的洞中只有微弱光芒,但是,一个专心修行的青年和一个站在旁边安静呼吸着的蓝黑长袍的男子在这一丝光芒的熏染下显得异常地和谐,宁静……

广安牛皮癣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辽源研究院专治牛皮癣好
铜陵哪家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张家口白癜风专科哪里好
深圳轻微盆腔炎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