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九川归尘埃

2019-07-26 03:1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说看起来有些没心没肺,但次日明白筠再醒来又恢复原来的样子。杂≧志≧虫连城狄也派了一个没什么能耐,但也忠心的人过来。那个丫鬟规规矩矩一过来就请明白筠赐名,明白筠随口便说了个“闻道”的名字。朝闻道,夕可死矣。这个名字恶意满满,就是不知道连城家的人能不能体会到。既然大小姐已经去世,三房又没有人,明白筠打算去见一下家主夫人。先前连城狂要求履行婚约可把她给吓到了,是以更加迫切想要取回自己的庚帖。本来连城狄应该这几日就把庚帖送回来,但不管是他还是连城狂,在送还庚帖一事上意见怕是一致——不还。她手上的庚帖留着无用,她千里迢迢来一趟无非有两种可能:拿回庚帖和要求成亲。若她不认识连城旭,倒有可能欲纵故擒一下。可惜她早就见过连城旭……啧,失策。就算欲纵故擒,也得连城旭回来,这样下去,何时才能找到她的小狐狸?闻道领着明白筠在回廊走过,一边道:“小姐,此处就是家主夫人的院子。”迎面便袅袅走来一道人影,玉粉薄纱、珠簪金链,一派风流韵味。她远远地出声,声如莺啼婉转:“哟,这是打哪来的姑娘,实在是灵动可爱。”闻道双手交叠身前,鞠躬请安:“如夫人。”如夫人?明白筠下意识看向闻道。闻道解释道:“小姐,这位是如夫人。如夫人,小姐需先去拜见一下家主夫人。”一句话将两个人的身份点得清清楚楚。如夫人瞥了眼明白筠,明白筠也笑着向她点头。如夫人又是一笑:“那快去吧,我刚从夫人房里来,夫人大约也正要出门呢。”闻道又一俯身:“谢过如夫人提醒。”明白筠虽然是明家大小姐,但明家并没有什么侍妾什么后院,对于子女的要求也就是落落大方、知书达礼、聪明剔透。至于在后宅中她应该如何与侍妾交流、如何避开夫人与侍妾争宠问题、她作为客人是否需要与侍妾行礼等等,她一概从书本了解。当然,书上郎情妾意的能信多少,全赖她自己判断。因而闻道把如何与后宅女人交流的事都替她周全地顾虑到,反而另明白筠欣赏。明白筠欣赏一个人也是直接:“闻道,你做的不错。”闻道惶恐地低下头:“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奴婢本该在之前就把事情说清楚。”明白筠笑道:“不忙,你做得很好。”说罢她又叹了口气嘟囔,“不像之前那个,心思那么多,居然一生气就撞墙,简直不像个丫鬟……”“是她僭越了。”闻道冷静道,“家主已与我说过此事。恕奴婢直言,霓曼……嘴巧向来讨人喜欢,只可惜……这也成就了她的野心。”闻道似乎自知失言,立马跪了下去:“奴婢多嘴,奴婢……”话未完,明白筠就把她扶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反倒让我想起那日……我不会怪你的,你比她好太多。若不是你这些话,我现在心里还有愧疚!”这才对嘛,是谁的人就要帮谁说话。闻道脸红:“那小姐,我们先去菡萏居吧。”菡萏居便是这一大片院子里的居所,也就是主母天夏的屋子。说到天夏,明白筠记得原来只是个暗卫,但与连城狄日久生情,更是对他有救命之恩,是以主母地位不可动摇。但像霓曼这样年轻的丫头听了这些故事,自然不会想着成为家主众多能文能武的侍妾中的一位。虽然心中属意世子,无奈世子常年在外,但普通的客人又看不上眼……便只能争取立功,摆脱丫鬟身份,再做打算。明白筠冲闻道笑着点点头,有些后悔给她取得名字:“好,我们走。”闻道才走几步,反应过来:“小……小姐,其实,我说我们,是不敬的……”明白筠噗嗤笑出声:“什么敬不敬的?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无家可归了才跑过来的吗?好啦,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要失礼就好,毕竟我不过是个客人;可在我面前你自然些就好。”闻道眼眶一红:“谢过小姐。”明白筠小手一挥:“好了,带我去见见主母。我见了叔父,却尚未见过叔母呢。”闻道一擦眼角,便领着明白筠继续走。而主母天夏本来准备出门去正得宠的息夫人面前晃一晃,听暗卫说明白筠要来,便急急打理一番,又打听了一下这些天明白筠做过的事,然后坐在屋里装出百无聊赖的样子等候。就在她想要质问暗卫消息不准确的时候,谈完心的两个人才姗姗来迟。“见过主母。”这几日明白筠也学会了女子行礼的样子,双手交叠在腹前,盈盈一拜——光看样子,是悉心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可是天夏本就是暗卫,甚至可以说是死士。她的手攥拢,微微刺进肉里。疼痛让她清楚地明白眼前人并不是连城狄会看入眼的,附庸家族里养出来的,专门献给连城家的女子。而是不过豆蔻年华,与连城旭曾经有过婚约,且身份至关重要的明家大小姐!她若是能得到明家大小姐信任,若是能与她交心得知明家的秘密——她与连城狄之间的龃龉就一笔勾销,她还是稳坐主母位置,她能够让连城狄看到她的能力能够让天……天夏长长吐出一口气,眼眶泛红:“你就是,白筠?”方才还满目狰狞,这变化快得,让人不得不心生警惕。明白筠有些怀疑:这样处处破绽的人也能成为连城狄的救命恩人?还是连城狄与她真心相爱?两个看上去都不可能,她那恨意可不是冲自己来的。怨怼和怒意……八成是哪只莺莺燕燕。明白筠在心中翻了个白眼,面带笑容:“正是白筠。”天夏松开手,往后半倚着身子,叹气:“你可莫要害怕,我方才……只是想起了一个人……”明白筠心中虽不感兴趣——毕竟天夏无论如何不会把那人名字说出来——面上却只露出几分好奇,又不敢过多探究。天夏见她的神情,心中了然,笑道:“我与狄哥哥……让你见笑了。我与家主虽然自幼相伴,可他毕竟是家主,为了巩固家族,自然会有不少女人……唉,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只是方才听暗卫说你与如夫人见面了。”天夏顿了一下,看了眼又好奇又不想显露出来的明白筠,才慢悠悠道:“阿如是个好姑娘,她总是陪我说说话,不像……罢了罢了,我大约是太闲了,一见人就扯这种东西。你可不要计较,暗卫是为了保护我的。”天夏说着脸一红,作羞涩状,“并不是有意看到这些的。”明白筠心中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这天夏一边说连城狄花心害她独守空闺,一边又要说连城狄待她这样那样的好。害她有些忍不住……“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为了保护夫人们呢。”明白筠说话大喘气,看着天夏容色变幻,才故作天真,“毕竟听说叔母是暗卫出身,天赋不低,与连城叔叔是真正的相配,自然不需要暗卫保护。”天夏的脸色再次舒缓,温柔却没什么松懈:“但他毕竟还是会担心的……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你住的可还好?”明白筠点头:“夫人怕是听说了昨日的事,我连日奔波,一时受了惊吓才会晕倒。有连城家的照料,我今日可不就是活奔乱跳的?”心中暗自盘算:她这样一番话都不能让天夏放松下来,对方想必天赋不俗,甚至也有可能是暗卫出身。天夏垂眸:“唉,你这孩子。若是早早写封信来,或是早早来见我们,身体也不会这般差。”明白筠可不信连城家的御用医师会告诉连城家人她身体差,毕竟她亲耳听见那个老头说她恢复的快。幸好人家没有往心魔的方向猜,否则她的恢复速度确实太快;也幸好连城狂的话吓到了她,否则病情病因是什么也确实很难往普通的心绪大乱扯。今日她与主母解释,实则与连城狄解释,只是转了个弯,可信度更高。明白筠毫不留情拆穿道:“他们是这样告诉叔母的吗?我身体可好了,只是这几日劳累过度罢了。”若没能搭上连城旭的便车,她确实是历经艰辛才能到这儿。天夏脸色一变,显然是想到让自己心烦的人,继而又勉强笑着:“大约是我听岔了……你身体好就好,不如这样,我让人把仙花灵草送去你那儿,你再补补身子。”若非从霓曼记忆力了解到世子并非主母孩子,她都要以为天夏是在替自己儿子讨好媳妇了呢。至少到目前为止,明白筠已经知道天夏的情敌是什么身份,而天夏对她一无所知。相反,还暴露了自己想要套近乎的意图。闻道微微俯身低声道:“小姐若厌烦了,便说家主找您。”一句话便暴露了天夏的地位。明白筠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对天夏道:“白筠先谢过叔母,只是连城伯父……”明白筠卡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与连城伯父早已约好去寻他,因此……”天夏有些不甘愿,但不得不善解人意地放人:“既然如此你便去吧,日后要多来找叔母说说话。”明白筠敷衍两句后总算离开了天夏的房间。离开的路上闻道还有些奇怪地问道:“小姐,真的与大老爷有约?”明白筠懊恼道:“哪有,本想说连城叔叔的,但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伯父昨日说的婚约的事,就一时口快……唉!”闻道忍俊不禁:“所以小姐,其实不想解除婚约?不过说起来小姐与世子……”“胡说八道!”明白筠面红耳赤,“我都不曾见过连城旭……你你,我是要去向伯父解释我确实不是为了嫁入连城家而来的!”闻道一脸不相信:“咦?我怎么记得世子连城新阳的名号北界也清楚呢?”“你你你,你就看准了我性子好吧!”一离开夫人们的院子,两人便闹开了。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潮州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鸡西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三明哪家专科研究院治疗牛皮癣
云浮治白癜风哪家
大连得盆腔炎了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