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七十六章殿门消失

2019-07-27 02:4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世界之初芒正文 第七十六章 殿门消失(小说屋 )“你还记得之前,我和你所提过的天符圣宫吗?”“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就是天符圣宫的遗址?”“不!”白莲沉声道:“圣宫的遗址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应该说它是一座分宗遗址;亦或是那些强大的天符师,为了延续香火而以个人名讳设立的小宗门。这也就解释得通刚才的众多石室了,那些都是门人子弟修行打坐的地方!”“天符圣宫强盛之时,各方势力和豪族都是畏惧的,连当时的在任大帝也对天符圣宫的宫主礼敬三分。但你别看它外表强大,其宫内竞争无比激烈,因为修习的方向不同,又分成三大派系。后来有人故意挑起内争,让天符圣宫四分五裂,终被一些势力覆灭。”白莲思索道:“从之前的棺椁和那些墙壁上的诡异符文涂刻来看,这座神殿的主人应该是修习灵尸僵体这个派系的!哦……我明白了!”“你明白什么了?”赵毅立即问道。“我明白这一角神殿为什么会于月初之时,在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地方显现了!一般修习这一派系的人,皆是习惯从银月之中抽取秘力来祭炼灵尸和涂画符箓黄纸!”白莲眯眼道:“不可否认的是,当时这里一定出现了什么巨大的变故,才会让这位强大的天符师施展神能将整座宫殿封禁,并以不可言的手法将它放逐到了虚无空间之中。当时间悠悠过去,再强大的力量也会渐渐消逝,它的封禁能力逐渐遭到消弱,而月初正是亏月之相,也是秘力弱之时,封禁大阵无力封锁全部,故此才让它的一角在外面显现。”赵毅闻言之后,全身汗毛炸起,他所捕捉到的信息并不是天符圣宫和天符师有多么的强大,而是这里被人有意强行锁禁,也就是说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监狱,正长久困锁着某一恐怖的东西!“沈玉!柳小依!快,我们原路返回,以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宫殿!”见赵毅一脸煞白,她们不由问道:“怎么了,这里真的有问题吗?”“别问那么多了!不管有没有,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沈玉观他一脸极度认真的模样,二话不说就跟他一起走,众人风尘仆仆地迅速离开,一路将挡道的人推开,惹得别人一阵叫骂,并按着来时的路快速奔行!“现在已经过了子时,就快到丑时了,亏月之相很快就会消失,而秘力也会相继增强!到时,封锁大阵一旦恢复封禁的能力,我们岂不是要困在这里,无法出去!”赵毅心中不安,就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众人在漆黑的通道中一路狂飙,来到初入的主殿时,沈玉双眼瞪大,惊叫道:“大门呢?大门怎么不见了?”抬眼望去,此地如来时一点没变,缺少了的东西就是那道门,这高上半百丈的殿门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气弥漫的虚无地界!不单单是赵毅他们发现了,也有好几十人在赵毅许久之前就发现了,他们均是恐惧大吼着向黑暗中冲去,火把的亮光和他的声音时而近,时而远,迷失在其中,绕来绕去终还是回到了这片主殿之中。有人瘫坐在赵毅不远处的地面上,双眼恐惧,嘴中呢喃:“完了,我亲眼看到这殿门在一道红光闪过后,就在一片涟漪跌宕中消失了,这里哪有什么宝物,分明是一座恶魔城!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他的话让周围的所有人遍体生寒!大殿之中,气氛陡然变得压抑起来,连柳小依手下的侍卫都骚动了起来,但又被她一声厉喝给压制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一情况,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这宽阔的主殿之中,数千人头攒动,尽是眉头紧锁,忧心仲仲。更是有人大喊绝望之言,又被旁边之人喝道:“本来就够心烦的了,你还捣乱,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上路?”“反正都是死,我怕你啊!”“找死!”在双方争执不下时,殿前一直在研究墙壁上那组图文的几人中,有人大呼道:“这些墙壁上的石块能动!只要将灵力灌输进去,它们就能移动起来!”“难道这是某种机关?”众人开始猜测,更有多人纷纷上去研究那组诡异的图文,周围全是绝路,已经没有任何可端详的东西了,说不定它能找到出去的路。“都给我让开,通通下去!”五道人影踏上前去,驱赶那些人离去,霸道地占在石壁之前,对石壁上的图文指指点点说些什么。被驱赶的人怒道:“你们凭什么赶我们下去?”“嘘嘘!他们是天罡剑派的宗门子弟,你没看到他们剑服上的那副刺绣?”“就算是天罡剑派又怎么了?做事总要讲理吧!”“谁要天罡剑派是这片土地上的霸主呢,连帝国都是他们的手下之人!”“我们人多!还能怕他们区区五人?”“都说了小声点!”木文白听到这等‘不敬’言辞,转身悠悠走近出言之人的面前,嘴角含笑,侧身探耳,一副儒雅温煦之相,但背后的长剑铮铮作响。“我刚才没听清这位兄弟说什么,能否再说一遍?”被询问之人的双眼有些颤抖,额头冒出一丝细密的汗珠,而在此时,另外三位天罡剑派的弟子和许峰转身看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这一幕。“说就说!我怕你呀!”那人咬了咬牙,试图用人数来压制对方,向后方人群一呼:“我们都是……”唰地一声,一口剑光陡然亮起,显然木文白不打算听完他的话,就直接出剑斩杀挑衅之人,正当众人以为会看到这人惨死对方剑下之时。一道红芒陡然袭来,木文白心悸,转手劈向寒芒。铛~电光一闪,一道金属碰撞的声音接而响起,木文白被巨力击退一丈的距离,而那道红芒也被他弹飞半空。红芒隐匿,露出一杆血色龙纹的长枪,又被飞跃上来的红衣少年接住,重重落于地上,随后又有一男一女身着红衣来至他的身后。“天罡剑派的人,现在都变成仗势欺人的孬种了吗?以为有套天罡剑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你们在宗内也能这样横行霸道吗?”一连三问,让木文白脸色铁青,连田山等人也是面色凝重地看向那三人。“邪宗的人?”田山寒声道:“你们冥月宗的人什么时候敢跑到我们天罡剑派的领土上狂妄了?你难道就不怕你们几人回不去吗?”“哼!你威胁我?我夜秋尘的一生就是在威胁中长大的,你认为你的话能让我生畏?”红衣少年提枪指道。“我可没打算威胁你。”田山淡然道:“因为没那个必要,你们现在强行出面仅仅只是彰显一下你们的身份吗?还是说有别的目的?”“你以为世人皆像你们,把宗门子弟的身份摆出来耀武扬威?”夜秋尘一脸鄙夷,开口言语:“我们只是要上来端量一下墙壁上的诡异图文,说不定正是脱离困境的关键所在!”田山眯了眯眼,突然展颜欢笑,道:“那就请夜师弟一同来端详这组图文吧!”夜秋尘一愣,面露不解,挥手道:“管你有什么鬼心思,虎师弟,良师妹我们走!”身后两道红衣人点头,跟随夜秋尘一同上前打量着墙壁上的东西。而木文白走近田山身旁道:“我们五人不必忌惮他们,为什么……”“不!现在没必要跟他们起冲突,这地方诡异的很,我们先保存着实力,别让其他的人钻了空子!”在他们研究墙壁上的东西时,赵毅从周围人的议论声中得知,这三位红衣人乃是同等势力的宗派弟子,听说那个冥月宗的人都是以活人之血来修炼自己的功法,他们身上的血气就如同那红衣背上的一轮血月一样阴森。主殿之中,仍然有人在原本殿门所在的虚无地带乱闯,绕来绕去,又回到原地;还有别的人在出手轰击周围的墙壁,但那些攻伐如石沉大海般不起一丝波澜;也有一些人将注意力放在眼前墙壁的图文和那八道人影上。只见田山掏出一张陈旧的黄符,看着上面的符号,对比眼前墙壁上的图文,夜秋尘看了看,道:“看来你们在那斗武场中寻到了一个不凡的东西呀,能否让我夜秋尘观上一观?”“师弟说笑了,哪里是什么不凡之物,只是一张废纸而已!”闻声,夜秋尘冷哼一声,处于一旁,淡淡地看着对方用指尖带着丝丝灵力移动着墙壁上的一个个石块,让那些图文变换着位置。“白莲,你看看那个田山所在的位子。”赵毅暗道:“经过他所移动的图文,像不像之前我们在石碑上所看到的一角符号?”“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十分相似!”“我看他每移动一个石块,都要低头看一下手中之物,看来他在这里的某处,寻到了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赵毅转念心道:“你有完整的天符圣宫的符号吗?”“有!我将它印在你的右眼上!”白莲的声音落下,便有一道白色虚影在他的右瞳上浮现,上方是有三个繁体秘文书写,两侧如笔走龙蛇般顺划而下,其内有三个象形文字般的东西刻在上面。她道:“这个符号的外形如同一个‘门’字,亦指门户,代表天符圣宫的意思,而其中的三个符号分别代表着奇门遁甲,元通神术,灵尸僵体三个派系!”赵毅听着白莲的解释,将右眼的白色符号对准墙壁上的图文,发现田山所移动的部分图文,渐渐和眼中的一角符号开始重合了!“果然!”小说屋

黄冈治疗性病专科医院
南阳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温州治疗妇科医院
漳州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遵义牛皮癣到那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