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战血凌天 第八十六章 拍卖会!

2019-12-05 06:4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血凌天 第八十六章 拍卖会!

第八十六章拍卖会!

“我一定要得到这把碎金剑!”姬风心中暗想!

“轰”台下一阵骚动,四十万下品灵石不是一笔xiǎo数目,但关键的是这柄玄阶的兵器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在场的人用剑的不在少数,对这柄碎金剑都非常眼热。

贵宾席包间里的白寻之看到碎金剑的时候心中一荡,“玄阶宝剑?如今我修为大进,这柄碎金剑正适合我,有了它我便是如虎添翼,等到下次…”他忽然想到两招击败自己的姬风,眼神不禁一寒,看了一眼闻华,闻华diǎn头授意,喊道“四十一万”

“四十二万!”

“四十三万!”

“四十五万!”一个清瘦的老者直接将价格提到了四十五万。

众人望去,便有人认出来“他是剑叟!成名多年的人物!听説白寻之已经向他发起挑战了!看来他这次前来是为了应对挑战!”

“是啊,白寻之现在已经是半步武王了,剑叟多年前便达到了半步武王,一直未曾突破,不知道这次比斗的结果会如何!”

有几人议论着。

“现在我不叫,等到没人喊的时候我在参与,不然…”姬风看了看自己的储物戒指,苦笑了一下“看来这diǎn灵石真的算不上什么啊!”

“四十六万!”自白寻之的包间里传来了闻华的声音。

剑叟没有抬头继续喊道“四十七万”

“四十八万!”

“五十万!”这时白寻之亲自喊道,就在剑叟声竞拍的时候,白寻之便听出来是剑叟的声音,“跟我争?哼!”白寻之冷哼一声。

剑叟也听出来是白寻之的声音抬眼向着白寻之所在的包间望去,一咬牙喊道“六十万!”剑叟是摩云王国的散修,不属于任何势力,早年便已成名

,但奈何是一介散修个人的积蓄十分有限,六十万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毕竟这拍卖会才刚开始,如果投入太多,后面如果更需要的东西便无法继续叫价。

听到剑叟将价格直接喊道六十万,整个拍卖会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众人心知,剑叟与白寻之较上劲了,都抱着一副看戏的态度静静的观看。

楼上的白寻之也是一阵愤怒“六十万?好大的气魄!闻华,此次准备了多少灵石?”白寻之向闻华问道。

“少爷,这次来总共带了一百万下品灵石,十万中品灵石!”闻华达到。

听到闻华的回答,白寻之眉头一皱“十万中品灵石相当于是一百万下品灵石,这样的话一共只有两百万下品灵石,如果为这把剑花费太多,接下来的东西…”白寻之苦思到“多八十万,多了就放弃!”白寻之无奈道。

此时的姬风心中也在算计“四十万下品灵石,二十万中品灵石,不算上品灵石一共是二百四十万下品灵石!这把剑我的底线便是一百万!多了我便放弃!”

“六十五万!”白寻之喊道!

剑叟听到白寻之的报价愤怒以及,双眼透出杀人般的光芒,一字一顿的喊道“七十万!”

整个拍卖场静的出奇,落针可闻。

“七十万!”白寻之平淡的説道。声音虽然平淡,但是众人却能从这平淡的声音当中听出浓浓的杀意。

剑叟双拳紧握,没有作声,似乎正在思考。

姬风身披黑袍低着头想到“这两人现在便开始较劲了?看来这便是场交锋了!呵呵”

“八十万!我出八十万!”剑叟双眼赤红的喊道,他没有想到在拍卖会刚一开始自己便将将近一半的身家拿出来了,心中仿佛在滴血!

“哼!”白寻之听到剑叟的话,冷哼一声不再加价。

剑叟听到白寻之的冷哼,心中一松“看来这是他的极限了!”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主持拍卖会的老者看到这个情况心知这把剑算是归剑叟了,八十万将这柄剑卖出去,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好!既然如此那我宣布这把碎金剑的得主就是…”

“八十五万!”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

“轰!”整个拍卖会像是爆炸了一般。

“这是谁?不説价格如何,这样叫价等于是得罪了白寻之和剑叟两个强者!”

“就是那个黑袍人,不过听声音应该很年轻,哎!年轻人好冲动,但这次未免有diǎn…不过估计又是某个大家族的公子!”

叫价的人正是裹在黑袍里的姬风,剑叟听到姬风将价格抬到了八十五万,蹭的一下站起来,转身望去,“你确定吗?”剑叟阴狠的问道。八十万同样是剑叟的底线,本来已经到手的宝剑现在却被一个声音很年轻的黑袍人拍走,愤怒的直接站起身威胁到。

“确定!”姬风淡定的説道。

“好好好!”剑叟气急而笑,一连説了三个好,“你别后悔就行!”

姬风没有再理会他,静静的等着主持人的话。

老者在台上看着台下,冷哼一声説道“哼!剑叟,你在这如此作为,难道是想破坏我拍卖会的秩序,使得其他人不敢与你竞价吗?难道你是在向天德商会挑衅吗?”

剑叟闻言,冷冷的看了姬风一眼,便坐了下来,也没有理会老者的话。

“我宣布,这柄碎金剑由这位先生拍下,拍卖会结束后请到后面付钱。”老者顿了顿继续説道“诸位,老夫在此説一下,只要是在我天的商会的拍卖行中买到的任何东西,在王都范围内,我天德商会自会保你安全!好了下面继续!”

姬风闻言笑了笑,心道“言外之意就是离开了王都便死活不管了!剑叟?实力还不够!”

此后,陆陆续续有不少东西被拍卖,都是一些武技、功法、丹药,其中一副软甲再度掀起了一个,终由白寻之已一百七十万拍下。至此,白寻之也失去了继续竞拍的能力。剑叟则是以一百六十万拍下了一套剑技,这套剑技也使得姬风无比眼热,但是奈何已经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只好作罢。这套剑技名曰《逐日剑诀》玄阶高级剑技,经老者介绍,这套剑技共分九式,一式比一式凌厉,威力强大无比!是为准低阶剑技,但低阶武技和玄阶武技有着本质性的区别,所以即便是准低阶武技却也比不得低阶的武技!

“一件拍卖品是一块石头!”老者説道。

听到这话,台下便开始有些骚动。

“诸位,请安静一下!这块石头通体呈红色!但是有什么功能和功效却无从得知,但是有一diǎn,这石头坚韧无比,即便是洪威王全力一击也没能将他击碎!”一句话像是重磅炸弹一般抛向了台下。“因此这块石头的起拍价是一百万下品灵石!”

“开什么玩笑,一百万买一块坚硬的石头,傻子才会买!”

当侍女将盖着红布的托盘拿到台上的时候,姬风感觉到截至当中的逆血剑一阵剧烈的颤动,“莫非这块石头与逆血剑有关系?既然如此我就将它买下!”

“起拍价格一百万,现在开始竞拍!”

老者的话音一落会场变得很安静,大家都想看看这块石头到底有没有人买。

“一百零一万!”这时,二楼有一道声音传来。这道声音的主人是摩云王国中的铸造家族烈家。

烈家,是摩云王国中的铸造师家族,烈家的铸造史比天韵城潘家要悠久许多,家族中每年都会铸造一把玄阶兵器,所以这个家族对各种铸造材料格外的关心,这次看到天德商会拿出的这块石头烈家人十分的好奇,虽然从来没有听説过,家族的典籍也没有记载过,但是单停老者的只言片语,即便是一般的武者也能分析出这块石头应该是某种炼器用的材料,虽然具体的功能不强,但是单凭它坚韧的这一diǎn特性,也足够引起烈家的注意。

“一百零五万!”姬风强压着内心的波动,平淡的説道。

“还真有竞价的!”大厅里有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説道。

“一百零六万”烈家人继续喊道。

“一百零七万”

“一百零八万!”……“一百一十六万!”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来这个人是想得到这块石头,莫非他知道这块石头的用途?不可能啊,即便是天德商会都不知道这块石头的用途…”姬风思索着。

台上的老者脸上露出了笑意。这块石头是属于天德商会的,得到这块石头之后,天德商会用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即便是熔炼,也只是将这块石头变得柔软一些,而且不能于任何的材料融合!十足的一块鸡肋,当初天德商会的人话了三万下品灵石购买的,现在竟让一路飙涨到了一百一十六万,这样的成绩,让老者开心不已!

“一百三十万,这是底线,超过了这个价钱就没必要了,为了一块坚硬的石头花费太多,没有必要,天德商会也有自己的铸造坊,虽然不能与我烈家相比,但也差不了些许,他们现在拿出来拍卖就説明这块石头根本就没有多大用处,即便是一百三十万都有些多!”烈家以为中年男子説道。

“是”身边的一人应道。

“我烈家出一百三十万!”那人喊道,直接讲价钱加到极限,能买下就买,买不下也无所谓,而且,完全可以派人盯着姬风,一旦出城便可杀人越货。

“一百三十一万!”姬风喊道!

姬风喊完之后,楼上便没了动静。过了五息的时间,老者见没有人在竞价高声喝道“我宣布,这块奇石的得主是这位黑袍先生!同时,我宣布这次拍卖会到此结束,下次开拍的时间会另行发出公告的!”

楼上的白寻之一脸疑惑的看着楼下的姬风,“这个身影和声音为何如此熟悉,莫非我们有交集?”白寻之苦思到。忽然眼前一亮“他是姬风!”白寻之説道。

“公子,你説谁是姬风?那个黑袍人?”闻华问道。

“应该不会错!首先他一开始对那把剑如此上心,定然也是一名剑客!其次,剑叟之名,在摩云王国的武者中也算是人尽皆知,敢与他作对要么就是实力超过他,根本就不在乎他是谁,要么就是根本就不知道剑叟是谁!然而从这两diǎn来判断,姬风全都符合!再加上他的声音我记得,是他没错!”白寻之道説道。

“公子,你看剑叟刚才盯着姬风看了许久,现在离开了,你説会不会…”闻华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切割的姿势问道。

“哼哼,那个老家伙的性格睚眦必报,心仪的东西被别人买走,必然会出手报复,还有刚才,烈家的人多半也会出手抢夺!剑叟绝不是姬风的对手,至于烈家…这就不好説了,毕竟烈家有武王的存在,如果一开始他们就出动武王的话,或许会成功的!”白寻之分析道。

“嘿嘿,公子,那我们不如也跟踪他吧!”文化説道。

“我白寻之是不屑做出杀人越货的事!”白寻之一脸严肃的説道,话一説完,嘴角微微一扬,“不过看场戏倒是可以!哈哈哈!”白寻之笑着説道。

此时姬风起身去付钱领取他拍下的物品,一起身,便看到不远处剑叟阴冷的眼神,姬风直接无视,心道“想要找死尽管来,你手里的那套逐日剑诀我也很感兴趣呢!”姬风笑了笑,走向后厅……

济南军区总医院预约挂号
咸丰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银川牛皮癣
天津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一家
泸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