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武炼齐天第253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2020-01-25 08:4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炼齐天 第253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流光养魂丹.六品丹药.还是专门针对灵魂的.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就凭你你这初入六品炼丹师的层次能炼制出來.别开玩笑了.”凌浩盯着苏瑾睿一脸的难以置信.

被凌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苏瑾睿有种极为别扭的感觉.但是她听到凌浩那质疑的声音顿时不服输道:“那自然.我虽然是初入六品炼丹师.但是我拥有灵物碧翠之气.乃是灵物榜第十五的灵物.用來炼丹自然是事半功倍.”

凌浩闻言.衣服若有所思的样子:“也对噢.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有那丹药的丹方.你不会是要來敲诈我帮你炼丹吧.”

凌浩说道这里.突然惊呼道.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瑾睿.目光从苏瑾睿的胸部移动到了苏瑾睿的俏脸上.盯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一副欠揍的表情.

“别这样看着我.反真我不管你得赔我丹药.不然我告诉副校长让他揍你一顿.哼.”苏瑾睿哼道.盯着凌浩好像就要去给狂重打报告的样子.

凌浩笑了笑.他更本不相信狂重能将他怎样.若是他将自己六品炼丹师的身份给狂重供出來.那么狂重定然会将他直接供起來.就算在狂重脖子上撒尿恐怕狂重都不会管.就凭凌浩的天赋未來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他的确有这样的资格.

“赔你丹药可以.但是那丹方你得送给我.并且我可以给你炼制两枚这种丹药.但是前提是你要将你的碧翠之气给我一丝.”凌浩说道.他需要碧翠之气來提升自己的实力.况且拥有一丝碧翠之气便可以用噬火的力量和魂之风融合.这样下來绝对又会使凌浩实力大步提升.

而且不仅如此.那流光养魂丹的丹方凌浩也是需要.阵元现在需要养育灵魂的丹药.而凌浩有种感觉.若是那流光养魂丹炼制出來定然会让阵元的灵魂恢复不少.

苏瑾睿一听顿时一惊.怒道:“什么.你不赔我丹药也就罢了.你还要打我碧翠之气的主意.你是何居心.”

苏瑾睿此刻又惊又怒.俏脸上还有着一丝绯红.别人不知道那碧翠之气如何.可是她作为碧翠之气的主人自然知道.若是将碧翠之气给同性度给一丝还好.可是若是异性的话.那边要付出她的身体为代价.这可是他承受不起的.

凌浩看着惊怒的苏瑾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丈二和尚摸不头脑般.一脸的迷茫.盯着苏瑾睿.道:“怎么了.那碧翠之气为何不能给我一丝.又对你沒有什么损害啊.”

凌浩说着.但是看苏瑾睿的脸色越來越生气.立刻改口:“要不我炼制三颗丹药.给你两颗如何.或者四颗行不.”凌浩用着商量的口气给苏瑾睿说道.不过苏瑾睿似乎不怎么领情.脸色越來越差.直到最后她一巴掌就对凌浩轮了过去.

“大**.”

一巴掌未果.银牙一咬.玉足重重的踏在凌浩的叫上.顿时惨叫声不断……

第二天.清晨.此刻天地间的武气最为活跃.同样的这个时刻也是凌浩苦思冥想的时刻.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又沒惹她.有必要吗.难道是肆意报复.”凌浩坐在刑法司内.一只手托着头道.“不会啊.这女的是不是头不对.有毛病吧.”

凌浩想着那天苏瑾睿的反应.那天苏瑾睿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生气了.把他脚踏的现在都疼呢.

不过凌浩却沒办法不再去找苏瑾睿.因为苏瑾睿手中有着养魂丹药流光养魂丹的丹方.那丹药凌浩是势在必得.他要用尽手段得到那丹药.

突然.凌浩脑海一颤.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虽然这个办法很是下作.但是他也无可奈何.就算不要那碧翠之气他也要将流光养魂丹的丹方拿过來.因为他最需要的不是那碧翠之气而是那丹药.

夜晚.凌浩一身黑衣.此刻的衣服乃是全身通黑.沒有一丝其他的颜色.他的双手紧握.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干这事.虽然他沒有什么心理负担但是也觉得紧张兮兮的.

夜晚.百陇学院中一股晚风吹过.凌浩顺着这股风脚下风之意志无限加速的越过了百陇学院刑法司与炼丹社之间的距离.

炼丹社.此刻已经一片漆黑.在不久前还是灯火通明.但是现在已经三更半夜自然不会有人还活动.都在自己的卧室中休息了.

凌浩悄无声息的潜入炼丹社.每一个脚步仿佛费尽心思.每一步都无限的轻.就连一片羽毛落地都无法和凌浩这脚步相比.

“就是这里了.”凌浩头上滴下汗滴.虽然就算被人发现他也可以逃走.但是这潜入女子的闺房中他还是心里沒底.说不定苏瑾睿此刻正在苦练炼丹术.要是被苏瑾睿那六品炼丹师的精神力发现.那么凌浩将再也无法将丹方弄到手了.

轻轻的打开苏瑾睿的房门.凌浩的精神力首先融入这片环境中.探测着这房间中的每一处地方.每一个动静.现在就算是一滴水掉下來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一步一步缓慢的前行.凌浩不知不觉已经來到了房间中一处有着淡淡香味的地方.这里还有着一丝丝森林般的生机气息.相比那便是碧翠之气的气息.

凌浩感知到这气息自然意识到此刻已经离苏瑾睿很近了.此刻脚步不知道比之前又轻了多少倍.仿佛他的脚步踏入了虚空中.沒有一丝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中响起.

“到了.”凌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此刻绝对不能让苏瑾睿发现.否则丹方就要和他说拜拜了.

精神力弥漫整个房间.凌浩的感知不会将这里的一丝一毫放过.突然间他顿了下來.他的精神力似乎探测到了一个异样的东西.这让他心中一喜.

移动到那异样东西的附近.凌浩将那东西往纳戒中一收.一股风压从凌浩的脚下浮现.一道道风之利刃在房间内卷起一阵阵风.

“砰.”

破窗而出.凌浩将苏瑾睿闺房中的窗户震碎.一瞬间便飞了出去.全速的前进沒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身影.就这样他回到了刑法司.

“什么人.”

一声娇喝.下一刻寂静的房间中走出一道倩影.房间内的灯火此刻全部亮了起來.苏瑾睿仔细的观察着那被震碎的窗口.可是他还沒有理出头绪.突然间目光一转.顿时一惊.

“抓贼啊.抓采花贼啊.”

苏瑾睿宛如孩童般的大喊着.俏脸红彤彤的.顿时炼丹社内所有的学员都被惊醒了过來.他们都跑到苏瑾睿的房间前.向里面观望着.窃窃私语.

“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苏瑾睿学姐好像在大喊抓贼.”一个学员望着苏瑾睿的闺房.向旁边的学员问道.

“什么抓贼.苏瑾睿学姐刚刚明明喊得是抓采花贼.想必是有人玷污了苏瑾睿学姐.”

“放屁.什么人干玷污苏瑾睿学姐.肯地呢是由蹊跷.”

不久后.苏瑾睿穿好衣服从房间内出來.面色阴沉的盯着在场的所有人.顿时所有人就干觉仿佛有一柄利剑散发的寒光从他们面前掠过.

“刚才有人采花贼潜入我房间内偷了我一件衣服.如果此人在场还请出來.我不会追究的.”

苏瑾睿冷声说着.她以为那偷东西的贼人定然在这人群之中.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内肯定沒有人能够逃得走.

片刻后.沒有任何一个人要上前承认的一丝.苏瑾睿眼神冰冷的盯着在场的所有人.沒有一个人干轻易的和苏瑾睿的目光对在一起.

许久之后.终于有人说道:“要不去到刑法司报案吧.我相信刑法司肯定会找到那件衣服的.”

与此同时.刑法司内.凌浩的卧室中.凌浩一脸的愁眉苦脸.感情刚才偷來的是一件衣服.虽然是一件衣服单上那件衣服不同寻常.竟然是一个肚兜.女子的肚兜.这颗真是让凌浩犯愁了.好不容易潜入苏瑾睿的房间要偷取丹方.结果沒想到那不寻常之物竟然是苏瑾睿的贴身肚兜.

“真是麻烦.这肚兜上面余温尚在.肯地是苏瑾睿刚刚脱下來的.而且看这完好程度恐怕苏瑾睿对这肚兜很是看重.若是苏瑾睿叫起真來全学院的寻找.我要怎么把这东西还回去呢.唉……”

果然.在第二天.凌浩的刑法司内就來了一拨人.那些人为首的就是苏瑾睿.而且不出所料那就是來找那肚兜的.这可真是让凌浩犯愁了起來.早知道就不去偷了.

凌浩这样想着.但是沒办法.他现在已经将这个案子接了下來.有苦沒办法说了.

--------------------------------------------------------------------------------------------------------------------------------------------------------------

隆安县人民医院
清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沙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汕头重点妇科医院
宁波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