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上半年大宗商品指数上涨71定价权争夺战再

2019-11-08 20:1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半年大宗商品指数上涨7.1% 定价权争夺战再起

一度备受冷落的大宗商品,终于打了一回翻身仗。

截至6月30日,追踪22种大宗商品的彭博大宗商品CRB指数今年上涨了7.1%,一举超过MSCI明晟全球股市指数、美国国债指数与美元指数同期涨幅,成为上半年钱的投资资产之一。

多位对冲基金经理直言,这主要得益于对冲基金开始重返大宗商品市场。以COMEX(纽约商业交易所)黄金期货为例,以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公司过去6个月增加了822万黄金净看涨头寸。

对冲基金之所以再度青睐大宗商品,除了逢低抄底热情外,还有对美元汇率疲软上涨的失望情绪。

花旗银行数据显示,相比去年对冲基金从大宗商品市场撤离约500亿美元资金,今年上半年真正重返大宗商品的对冲基金投资额不会超过60亿美元。

部分对冲基金是有备而来的。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它们瞄准的正是投资银行陆续剥离大宗商品业务的机会,开始在镍、咖啡等品种兴风做浪,以期重塑这些大宗商品品种交易的游戏规则,实现巨额套利。

美元颓势激发空头回补

多位对冲基金经理认为,对冲基金重返大宗商品市场其实是无奈之举。

说到底,他们过度看好美元汇率上涨,但事实并非如此,只好进行空头回补。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称。年初,多数对冲基金在制定投资策略时,都将美国经济快速复苏与QE政策收紧列为重要投资方向,并大举买跌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

随着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未达到预期,美元指数一直徘徊在80附近,甚至6月底一度跌破80整数关口,迫使对冲基金重新审视这项投资策略。

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率先嗅到其中的套利机会,迅速重返大宗商品市场。其投资逻辑是抓住金融机构对美元汇率未能大幅上涨的失望心态,反向买入黄金等大宗商品套利。

上述对冲基金经理强调,即便对冲基金陆续重返大宗商品市场,但他们整体持仓规模并没有明显回升。前些年对冲基金在大宗商品的持仓规模一度达到4500亿美元值,目前其规模长期徘徊在3200亿-3500亿美元之间。

21世纪经济报道多方了解到,由于无法判断大宗商品是否将扭转熊市行情,多数对冲基金仍将大宗商品投资比重严格控制在5%以内,低于以往10%的平均值。且投资标的都是黄金ETF等高流动性的金融衍生品,便于随时退出。为了控制风险,部分对冲基金甚至调低大宗商品的杠杆投资倍数相比对冲基金会用倍杠杆融资投资股票债券,对大宗商品的投资杠杆被限定为不超过2倍。

定价权战火重燃

在多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投行陆续剥离大宗商品业务,是他们敢于重返该市场的一大诱因。

由于美国金融监管部门要求银行业须在今年7月21日前完全符合沃尔克规则(VolckerRule)要求,包括摩根大通、高盛等在内的投行不得不出售大宗商品部门。

这意味着投资银行在大宗商品市场的隐性空头地位正在被削弱。长期以来,投行一方面作为盘活交易活跃度的做市商,与对冲基金等大宗商品买涨力量进行对手盘交易,握有大量的看跌头寸;另一方面投行旗下仓储公司掌握巨额大宗商品现货库存,也存在逢高抛售的盈利冲动。

投资银行针对大宗商品的价格操纵,往往非常隐蔽。上述对冲基金经理透露。早在2008年,美国金融监管部门曾着手调查COMEX期货黄金价格是否存在人为操作,并了解到数家投行在当年三季度掌握COMEX黄金市场净空头头寸的67%。但投行对政府部门进行游说,令该项调查不了了之。

如今,随着投资银行这一隐性空头撤离大宗商品市场,部分对冲基金人为重塑部分大宗商品交易游戏规则的机会来临。

今年上半年,咖啡与镍成为对冲基金争夺大宗商品定价权的突破口。上述对冲基金经理透露,由于巴西降雨不足,令咖啡价格上半年大涨53%;而印尼对红土镍矿的出口限制政策,又刺激伦敦镍期货在过去6个月累计涨幅超过36%。

对冲基金与投行的价格操纵手法相当类似,即先用大量资金买入咖啡、镍的巨额库存,人为制造供需紧张局面,然后再大举买涨商品期货套利。

不过,对冲基金目前主要瞄准的往往是市场规模偏小、供需关系受到气候、政策因素影响较高的大宗商品。

高盛、摩根大通对黄金、铜、铝等大宗商品仍然有很强的定价影响力,对冲基金要争取这些大宗商品的定价话语权,仍然有不少忌惮。他表示。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

吃什么药治拉稀

工作常备药治腹泻效果如何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