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示范村患上了病

2019-07-19 00:0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示范村”患上了“病”

陕西咸阳部分乡村吃水难、行路难尚未解决,为了应付领导参观,却要修遮羞墙、建仿古门,甚至毁良田陕西省咸阳市地处西部欠发达地区,目前尚未完全摆脱贫困,有的村民连吃水难、行路难问题还没有解决。然而,这里的一些乡村热衷于建广场、立雕塑、修花坛、移大树,花费巨额资金“打造”新农村“示范村”,还有的乡村为了应付领导参观修遮羞墙、建仿古门,甚至毁良田、挖果园建新村。“示范村”,患有“病”近日来到咸阳市淳化县胡家庙乡上罗村,这是一个新农村“示范村”。只见村口竖立一座高大的仿古门楼,门楼两旁各有一个花园,花园里有移植来的两棵大树。一位村民告诉,政府修建这个门楼花费8万多元,花坛里的两棵大树是花2000多元从外村买来的,移植时还动用了吊车。仅村口两处小花园,就花了3万多元。另一个“示范村”———泾阳县兴隆镇兴隆村的村口,同样看到一座高大的西洋式门楼,里面有广场、花坛、假山等。彬县新民镇东坡村也是一个“示范村”,看到一个占地数亩的广场,广场正中竖立着一个约10米高的巨龙雕塑。东坡村一位村干部说,仅修广场和雕塑的花费就有20多万元。对于这些广场、花园、雕塑、假山,村民如何看待?旬邑县土桥镇屯庄村村民吴小宁反映,这些花坛、景观树都是政府替农民包办的,如果让农民做主搞绿化,他们会栽苹果树、柿子树,不但能挂果同样美观。挤占资金,加大村民负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些“示范村”的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一般由政府部门投资建设。大多通过整合涉农项目,将财政资金“捆绑”起来使用。“示范村”的巨额建设成本给当地政府和农民带来沉重负担,有的乡村背上了新债务。泾阳县扶贫办介绍,为建设“示范村”,兴隆镇兴隆村各种花费达420万元,其中财政扶贫重点村建设资金30万元,移民搬迁资金60万元,“两联一包、资金捆绑”资金150万元,群众自筹资金180万元。有的乡村拿不出钱,干部仍想出政绩,硬着头皮开工建设,没有资金由施工队垫付,或者村干部以个人名义借贷。泾阳县兴隆镇兴隆村的村民反映,必须按政府规定的样式建房,每户建房花费在5万~7万元,虽然政府方面有补助,每户补助5000元,但大部分村民需要借贷。彬县小章镇一位农民说,自己进“示范村”建房花费8万多元,贷款1万多元,鼻子都累出血了。虽然住上了新房,但家底空了,今后恐怕要“吃糠咽菜”。陕西省有关部门的一项调查显示,绝大部分“示范村”是过去的老典型、老先进,是经济条件比较好、基础设施比较完善的小康村,政府仍然将大量资金用于这些村,有的一个村投入高达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打造新农村样板,而邻近的非示范村则无人问津。肥肉上贴膘,好看不好学在采访中了解到,个别领导干部的政绩冲动,导致一些耕地和果园被占用,增加了农民负担;个别乡村甚至出现扶贫资金“扶富不扶贫”的现象。淳化县在211国道旁一些村子外围垒起高高的砖墙,将当地领导认为有碍观瞻的“东西”遮挡起来。2007年,全县拆除破旧围墙7200米,新建围墙3900米,刷新墙面4.8万平方米。当地农民将其称作“遮羞墙”。淳化县润镇五一“示范村”一位村民表示,农民建房祖祖辈辈都是坐北朝南,但政府为了“好看”,非得让他们把房子建成东西朝向。虽然参观起来“好看”,但冬天采光差,农民“很难过”。一些基层干部和群众表示担忧:不能将新农村建设片面理解为“新村”建设,热衷于建新房、修广场等面子工程;如此“示范”,能否持久,值得怀疑?陕西省一位农业专家说,在耕地相当紧张的情况下,简单地模仿城市,建广场、立雕塑、修花坛的做法,超越了农村经济发展的实际水平,念歪了新农村建设“真经”,违背了农民的意愿。咸阳市部分新农村“示范村”建设中出现的不良倾向,引起陕西有关部门的重视,要求咸阳市高度重视这些局部性、苗头性问题,认真研究并尽快加以改进,避免影响全局。据《中国青年报》

佳木斯治癫痫专科医院
徐州治疗男科专科哪家好
天津爱维医院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