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当刘姥姥成了贾母

2019-07-27 20:2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因着贾赦心里存了试探一二的心思,倒也没有劝阻,次日一早,刘姥姥就跟着贾赦一道去百里书院,等到了晌午,王夫人那儿也得到了消息,一时又惊又怒,惊得是那宋氏与她有莫大的关联,老夫人不过是包庇之罪罢了,若老夫人今日将此事说了出来,那她们王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她岂不是成了王家的罪人,怒的是,那老不死的为了大房,竟是糊涂至此,连自己的脸面就不要了,也不想想她自己好歹还是个高寿的超品诰命夫人,竟是屈尊给宋府赔罪,真正是老了变得不要脸起来。想此,王夫人啐了一口,随即打发奴才让人将王熙凤给请了过来,她这侄女也是个无能的,真正是枉费她当年一片心机将她许给贾琏,不然,就凭大哥的身份,哪里找的到这样的亲家、如今大房得了势,这尾巴就翘了起来,都多少日子了没来见见她这个姑姑了,真正是个白眼狼。等王夫人见了王熙凤,心中还不爽快,兀自低着头绣着花,仿佛没瞧着眼前的大活人,王熙凤先是讨笑几句,见王夫人故意不搭理,也索然无味起来,如今王夫人都分府出来,老夫人又偏心大房,贾琏更是上进的很,那些个狐媚子也被打发走了,小日子别提多自在了,之前脑袋一直紧绷着,如今松缓过来,哪能还跟之前一般不知世事。二太太今个是想给她个下马威呢,她又不吃她的喝她的,如今更不求她什么,想在她面前摆谱,也不看看时机。想着当年王夫人坑她好几次,王熙凤心里还有火呢,只是到底碍着辈分不好发泄出来。见二太太不搭理她,王熙凤也不给自己找虐,直接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而后吩咐奴才奉茶,瞧着倒跟在自己家似的。王夫人见王熙凤这般作态,一不留神那绣花针就戳进手指里,疼的她倒吸口冷气,偏还得装腔作势道,“凤丫头已经来啦,算算,你也好些日子没上门了,怎么,瞧不上姑妈小门小户不成?”“瞧姑妈说的,这不是折煞我么?我恨不得天天跟姑妈相处一块儿呢,不过是不得空,也怕每日过来,打扰姑妈了呢。”见王夫人总算搭理人了,王熙凤也笑着回道。王夫人此刻也懒得跟王熙凤打嘴仗,心里已经认定王熙凤是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只等着她日后倒霉,她也好乐的看笑话。至于今日,她也没心思兜圈子,直接道,“听说老夫人跟着大老爷去了百里书院,你可知道?”这是整个京城都传开了,王熙凤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当年的旧事,她却是真的不知道,实话实说道,“恩,今个一早就去了,仿佛是宋府那儿不肯原谅大老爷,老祖宗跟着去求情的。”“求哪门子情,这女人生子本就危险,谁不是从鬼门关绕一圈出来,大嫂命不好没饶出来,早早去了,这又能怪的了谁,也是那宋家心胸狭窄,这么件小事竟是记恨这么多年。大老爷跟老夫人也糊涂,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亲眷,随他记恨就是,还非得上跟着给人磕头请罪,也不怕白白丢了荣国府的颜面。凤丫头,你可是日后荣国府的女主子,也不晓得劝道几句。”“姑妈说的是,只是大老爷的事儿,侄女怎么着也无法插手,这会儿也只能干着急了。”王熙凤笑笑道。关于先头婆婆家的事儿,王熙凤没啥感觉,且纵然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也没给她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再者,那是大老爷要做的事儿,她做人儿媳的怎么也不好插手到公公房里不是。因而不管王夫人怎么说,王熙凤都以不好插手推了,见王夫人犹不死心,王熙凤也有些烦了,直接道,“姑妈,你放心就是,如今两房分家,大房名声再坏也连累不到你不是。”“呵呵。”王夫人呵呵两声后,竟是不知如何反驳,只心里恨恨,沉默许久,方道,“凤丫头怎么还在这儿,府里那么些事儿,你不是要忙着处理的么?”竟是直接撵客了。王熙凤也气着了,她这位姑妈是越来越不顾体面了,暗自翻了个白眼,甩着帕子就走了,心里也暗暗发誓,日后再被她这位好姑妈随传随到,她王熙凤的名字就倒着写。王夫人见王熙凤这般无礼,心中也气愤,可没从王熙凤那儿得到有效消息,这心怎么也静不下来,在屋子里转悠了好久,决定悄悄跟着去看看,也不进书院,在近处打听打听也是好的。唤了奴才,准备好马车,草草收拾一番就忙不迭的出发,等到了百里书院山脚下的茶水铺子的时候,正巧就听见有人说这荣国府的事儿。王夫人连忙使眼色让奴才去打听,自己则坐回马车喝着茶,仔细盘算着接下来要如何保全自己。若是老夫人没将她推出来当挡箭牌还好,若是真将她推出来顶罪,她自然不会乖乖认罪,总不能为了大房害了二房不成。此时此刻,王夫人竟还认为自己是无辜的,也当真不是普通人。且说刘姥姥随着贾赦去了百里书院,也在偏间等了好久才见着宋院长。若不是想着贾老夫人的年纪辈分,宋院长是一百个不愿意,比起贾赦来,宋家之人更是厌烦贾老夫人。当年宋氏还活着的时候,贾赦纵是不成器,但新婚那会儿也算是甜蜜,也有过那么一段美好时光。但贾老夫人则不一样了,但凡宋氏跟贾赦关系好了那么一点,她总爱挑事儿,不是赏几个美人,就是说什么子嗣,宋氏也不知受了多少气。为宋氏的兄长,虽不晓得内宅,但他们的娘子自然明白,回来或多或少也会告知自家夫君,头先宋院长还不信,毕竟那贾母在外做的着实好看,等后来妹妹去世,宋家落败,贾母那翻脸不认人,倒打一耙的嘴脸立马暴露出来,竟是连个缓冲都没有。因此,听着奴才说贾老夫人来了,宋院长就是一阵不耐烦,想着这贾赦也是个无能的,没有半分担当,更没有半分主意,简直枉为男人。想着老夫人的脾气秉性,宋院长故意耽搁了一炷香时间,没想到一炷香后,这贾老夫人还肯守在那儿,倒真是出乎意料,这完全不符合贾老夫人的性子,今日肯守这么久,只怕也不是那么好打发了。想此,宋院长就是一阵心烦,见了老夫人,不过草草喊了声,也未行礼,脸色淡的很,刘姥姥自来就尊敬读书人,觉得会读书的人都有大本事,如今见着这读书人的师傅,更是尊敬,且因着贾老夫人那段往事,这心里也虚的很,因此,见着宋院长,这脊背都比往日低下不少。“大人,我老婆子是来给你赔礼道歉来了,您大人有大量,可原谅我这老糊涂吧。”想着记忆中宋氏那美好的模样,刘姥姥这心里是真的舍不得,暗自骂了好几句贾母是个老糊涂,造孽。宋院长怎么也没想到老夫人一来就来这么一出,他是不信她会真心悔过,不过是想仗着老脸压着他说软化罢了。也是,他毕竟是百里书院的院长,若真为难一个老人,不管事因如何,外人总会觉得是他不对,更何况当年之事知道的人甚少,如今贾老夫人来这么一出,他可不妥妥成了恶人了。也不怪宋院长以恶度人,实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刘姥姥自然不知道宋院长的想法,她这会儿诚心道歉,说着说着,老泪纵横,刘姥姥不似贾母,爱个面子,纵是她自己错了也不会说软话,更不可能说哭的这般没有美感,这脊背弯成这般更不可能。刘姥姥在那儿一句一句的道歉,贾赦则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贾母,此时此刻,纵是傻子也晓得老夫人的变化了,更何况贾赦还不是个傻子。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庆幸?遗憾?难过?“老夫人做什么道歉?到底是我宋府小门小户,妹妹嫁与贾府已是高攀,除了感激涕零之外,还敢有什么别的想法。老夫人莫要道歉,也莫在我这儿哭泣,老夫还好好的呢。”宋院长这话说的毫不客气,也有些刻薄,但宋院长浑不在意,只觉得说不出来的舒爽。当年宋氏去后,宋父受了打击,又见宋府扯上前太子的官司,碍了当今身上的眼,宋府日渐示弱,京城各种嘲讽接踵而来,旁人如何倒是无碍,没想到贾府也跟着落井下石,还百般贬低嘲讽宋氏,就这么给宋父压了一根稻草,真正结了仇。如此大的仇恨,宋院长这般说,却是理解的。至少刘姥姥不觉得过分,只觉得贾老夫人做的不对。由此可见,纵然成了贾老夫人,很多时候,刘姥姥还是无法将自己完全代入贾老夫人的角色中去,而是以一个外人的眼光评判贾老夫人之前种种。

滁州癫痫病医院哪好
聊城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好
松原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哪家研究院治疗性病好
玉溪如何检查外阴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