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一拳战帝 第十五章 绣神刀

2019-10-11 20:5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拳战帝 第十五章 绣神刀

李刹很快就被保全们抬了下去。

被判断胜利的王蓦,站在台上无所事事,顿时发起了呆。

骤然一声轰响,他的思绪才被拉了回来,就见擂台的另一侧站着黄头发的少年。

“很厉害吗?不过赢了个傻大个而已。”少年双手环抱,漠然的说道。

“哦。”王蓦傻楞的应了一声。

黄发少年的额头瞬间青筋冒起,冷厉的喊着:“你看不起我?”

也不知哪来的怒气,少年的脚步骤然动起,一步步的朝着他走去,同时说道:“绣神流,张朝阳,战师六星。”

王蓦陡然感觉周遭的气象产生了变幻,极为强劲的气势凝聚在了张朝阳的身上。

随着他的步伐逐渐临近,蕴含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

“可惜了,这小子实力不弱,却是狂妄到了连朝阳的蓄势都不去阻拦,难怪会被击败。”

说话的人便是绣神流掌事师者席津。

席津随着张朝阳的上场,站到了围栏附近,他手掌轻按栏杆,凝神望着擂台上的战势。

“朝阳这孩子,从小就自尊心强盛,虽然天赋不俗,内气修炼上进展较快,但难免恃才傲物,得空还是需要多加敲打敲打的。”席津转头却是独自思忖,流派内的事务还是需要他多加操心的。

就在距离王蓦不到5m的时候,张朝阳的气势就攀升到了顶峰,转变成急速的冲奔,刹那间就抵达了王蓦面前。

他的身体微微后倾,当着王蓦正面就踢出了一脚。

饱含爆炸性力量的一腿瞬间就将王蓦踢到了半空中

而在王蓦落下之前,张朝阳就跃到了他身下,骤然又一次侧踢。

绣花打!

将敌手滞留在空中,借助身体的旋转,连续七次进行超快速的打击,每打击一次,气势就更凝聚一分。

打击到完全就是气劲在托着张朝阳在打,王蓦就好似失去了意识般,任由他操纵着。

“滞空七连打,果然是这招,一步错步步错,即便是对着妖邪这招也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更不要说是人类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席津摇摇头,便回到了坐位上。

劲力用到了尽头,张朝阳一拳击下,王蓦就像滚乱的石子,翻腾着弹跳到了数丈开外的地方。

他的脚尖缓慢着地,双拳仍然紧握,身体却是开始舒缓着因为剧烈打击而稍显紊乱的气息。

“真是自大的家伙。”张朝阳抚着跳动不已的心脏,嘲弄的说着。

大量的灰尘散去之后,现出了王蓦的样子,除了衣服有些破损外,身体各处却找不到一丝的伤痕,此刻的他缓缓站起,一脸惊愕的看着张朝阳,说道:“这是什么拳术,好厉害啊!”

“什么!”“什么!”

看台上的众人登时惊住了,席津更是疾步到了栏杆上,看着毫发无伤的王蓦,震惊的说道:“这不可能,绣花打以威力强大著称,这少年什么样的身躯,竟然经受一轮全力施为的绣花打而毫发无伤。”

韩震纲倚靠着围栏,偏头望下,凝重的说道:“似乎,这少年的能量超乎了我之前的想象。”

“不可能,不可能!”张朝阳有些癫狂的说着,悍然暴起一拳就朝着王蓦攻去。

王蓦紧蹙眉头,似乎是不想跟他纠缠,瞅着空隙一掌就把他推开了。

状如疯魔的张朝阳却是锲而不舍,疯狂的拽扯着他的衣袖。

颇有些烦躁的王蓦,气势出现了些微的变化,狂乱的抬起一拳,就要照着张朝阳的头颅打去。

“不好!”席津蓦然有种心慌,也不管如何,纵身一跃,跳下了擂台。

他颇为宽大的衣袖中,骤然闪出一道雪亮的刀光。

刀芒随着他的手掌下劈,敛散的光芒铺满了整片大地。

刀劲去势极快的斩到了地面上,刚好就隔开了王蓦和张朝阳间隔的距离。

深重的刀势将擂台都裂出了极大的缝隙,地表破开了差不多手臂粗细的裂缝,余下的裂纹更是道道龟裂而出。

王蓦陡然一惊,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差点就陷到了地面的裂缝之中。

席津飘扬着落到了地上,手掌轻按着凌乱的张朝阳,感受着他的内气变化,“内气紊乱得很,果然没猜错,这孩子练功太急躁了。”

“绣神刀是吧!”赵元勋缓缓起身,却是被刹那的刀光激起了抗衡之心。

“是绣神刀,那柄闻名世界的刀。”韩震纲眼神颇为灼热,差点就按捺不住上去抢夺了。

“真是没想到席津这家伙竟然随身携带着这样的宝刀,更没想到的是竟然会为个小辈现出这把刀。”翔空鹰击流的杨构也凑到了他们附近,神情颇为火热的看着席津。

其余几家的掌事师者纷纷凑到了近前,谈论不休。

王蓦听着众人的言语,倒是有些惊奇的望着席津的衣袖,“绣神刀?就是他手掌的那柄刀么,刚刚劈出的那一刀么。”

蓦然失神的他却没注意到,他背后那柄破烂剑的微微颤抖。

赵元勋的神色越来越异常,他冷眼凝望着虚空,意识却是陷入莫名的混沌中去了。

徐健东视线也被那柄刀刹那的光辉夺去,骤然,他觉得有些不对,等他回头看望的时候,却发觉师傅赵元勋身周忽明忽暗,极为的异常。

他顿时大惊,想要去叫唤,却被人制止住了。

“不要,元勋兄这是要突破的迹象,意识陷入了混沌世界,你一旦叫唤,他轻则躯体瘫痪,重则永陷轮回,无法超脱。”韩震纲眼力显然比徐健东这小辈高,顿时就看出了症结。

徐健东被吓得差点亡魂大冒,他抚着胸口,感激的说道:“多谢韩前辈的提点,只是前辈不是?”

“我等毕竟同为人族,些许内部恩怨也要分时候来算,元勋兄能突破帝皇境界,便是我人族抵御妖邪的核心力量,震纲又岂会不识好歹,在这时暗害于他。”韩震纲磊落的说道。

韩震纲一顿话下来,颇为的振聋发聩,就是徐健东听闻后都顿觉自己实在是太过渺小,整天所想的就是算计他人,在意丁点的得失,和韩震纲的识大体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株洲好的男科医院

晋城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宿迁治疗睾丸炎费用

株洲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晋城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佝偻病的早期症状秃枕
小孩佝偻病o型腿治疗
快速心律失常表现
快速心律失常严重吗
快速心律失常药物
分享到: